山居筆談 2009/12/22


  今天繼續講我用字遣詞的習慣。上星期四、五、六到廣州見一位老朋友,周雲;一九八九年認識,到二OO九年,整整二十年。她告訴我,十年前,在不謹慎的情況下,她懷孕了──由於渴望有一個孩子,決心生下來。她說,她的父母很民主,全支持她的決定。

  我說,這和民主一點關係都沒有;這只能說妳父母親尊重妳。妳對妳的身體有完全的自主權,別人是沒有表決權的;即使所有妳的親戚、朋友都反對,而妳做了,妳也不違反民主;頂多說妳,固執、一意孤行、聽不進異見,但不能說妳不民主。

  隨後,我舉了一個例子,說明什麼叫民主:這裡有五個人,但是只有一部車子可用;討論長假要到那兒去旅行。其中有三個人喜歡南寧,而另兩個人愛上海。兩邊都很認真,條舉了甚多到南寧或到上海的種種好處,並且激烈反駁對方的意見。經過冗長的辯論,繼續講下去的話,已經一再重覆沒有新意,於是付諸表決;三比二。最後他們都高高興興地到南寧玩。

  民主就是多數尊重少數,少數服從多數。老生常談嘛。道理好像簡單,民主還是常被誤用。

  ──民主的程序僅僅只能用在權利出現爭執的時候。周小姐對自己的身體擁有F對的權利;旁人說三道四,可以!表決,門都沒有!公司執行長,負有公司經營成敗的最終責任,對公司的經營策略和措施,他有權不經開會討論,或眾人都反對的情況下,逕做決定。批評他獨斷、獨裁,可以!說他不民主,不可以!

  民主的程序不能v奪或傷害私人的權利。公司被巨額倒帳,或者其他理由,發不出薪資,公司執行長於是招開了全體職工大會,要求大家共渡難關,停發一個月工資。大部份的工人都同意了,你仍有權拒絕。最後你可能懾於敵意的眼光,或者懼於解雇的威脅而屈了──但這和民主程序無關。

  ──有一種權利,有別於選舉的投票權,那是金錢買來的,或是勞務來的。譬如說,買了車票,就有權搭車;到公司上班,月薪之外,延長工時另有加費。現在權利受損啦:車班誤時,車上污穢不堪;遲發工資之外,還忘了你工作超時,怎辦?訴請法律救濟!民主程序不了忙。

  ──民主的程序不能決定是非、對錯。有一百萬人說地球是平的,抵不上一個人說是圓的。分辨是非、對錯有另一套方法和程序,在這兒不能多談。總之,問題來了,你要有警覺:權利問題呢,還是是非、對錯問題?前者,你要仔細估量,你有沒有權利,你有多少;權力大,力爭;權利小,一般都不在乎。選舉,你是不是常不去投票?而後者,你要特別當心,不要s笑話,那不是表決能得到答案的。

  用餐的時候,周小姐用了一個詞,〝上火〞,我馬上提醒她,這個詞意義不清楚,最好不用。她笑著說,〝全中國人都在用呢!用不著擔心會被誤解的〞。

  顯然這不是吃飯時間能講明白的。改天續講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