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居筆談 2009/12/02
 

       Jack,繼續昨天的話題。你真的很像過去的我。過去,我也以為我能管理。現在,我才明白懂管理和能管理幾乎是兩回事。管理有原則,但沒有公式。你能在管理書上讀到的,可說全是原則——應用在實際的工作上,你會發現類似天馬行空,難以運作。岳飛(南宋的一位將軍)評論兵法,他說,“兵法只是原則,在戰場上,要看狀況懂得隨機應變。”講這句話的時候,他並未有豐富的作戰經驗,還只是騎兵隊的隊長而已。了不起啊!

    在這裡,無法多談管理。我要強調的,相對於文學創作和藝術創作,管理工作一點兒都不能率性。

    ——許多事情不是一下子就可瞭解、就有答案、就能解決,你能忍受長時間曖昧不明的狀態嗎?

    ——人是多變的,人是多面的。上午對你熱情,說不定,下午就變個人,對你冷淡;今天,談起事情,貪婪自私,而明天,可能是無私無己;現在他堅持的,等一會兒,可能全可妥協……這些你能適應,你能視為平常嗎?

    問題當然不只這些,單就上面提到的,如果你都能正面肯定的回答,表示你或許可以在這個領域冒險。

   
管理是千頭萬緒、變化無端的工作。小事情,你只要具有正常人的性格,具有一般的常識,就能處理得好。處理大事情,除了需要特殊的性格之外,你不能缺乏豐富的知識,還需要有非凡的創意(想像力)。

    你認為我誇大其辭嗎?我低估你的潛能嗎?不,不,與其說這是檢討你,還不如說,這是一個年紀到了七十歲的人的自我反省。能選擇的話,就像現在,有良好的庇護環境,寧做可率性而為的工作,不做時刻都得瞻前顧後的事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