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居筆談 2009/11/19


  台灣的學術地位應該定位在那堙H要回答這個問題,必須體認一個事實:根據二OO八年世界銀行的統計數字,台灣的全國總生產值,僅及美國的三十六分之一。只有清楚、明白國力的限制,我們才能聰明、合理地分配有限的國家資源。

  ──要花大錢的基礎科學研究不要做。除非我們擁有超過二OO英吋的天文望遠鏡,不要奢想知名的天文學家到台灣來。一具二OO英吋的天文望遠鏡造價超過十億美金。我們付得起嗎?當然付得起!值得嗎?大強子對撞機一套就要百億美金,幹什麼用的?重建宇宙初始那一h那的景像!據說台灣捐助了一百萬美金,這就對了,滿足人類的好奇心,我們多少參予了鼓勵。基礎科學研究不是不重要,重要得很哪,留給有錢的大國去做罷。小國家何妨自私一點,賴皮一點!基礎科學研究的結論,可說全沒有實用價值,所以也就沒有保密的必要;有興趣,看得懂,在網路上,篇篇論文都攤在眼前咧。

  ──知名的文、史、哲學者也罷,知名的科學家也罷,要延請他們到台灣來,費用高得很!他們已經習慣了他們的研究環境──實驗室、圖書錧、研究助理和同事群──幹嘛找他們來。難道他們追求到的真理會鎖在保險箱裡,不讓大家分享?這些世界級寶貝,有大國願意供養,我們要慶幸,不是爭取!高薪挖角,就是愚蠢,就是虛榮心作祟!

  ──地球未來何去何從,不是我們有能力關心的。再強調一次,我們要自私一些,把有限的資源,智慧的運用在和台灣人的安全、健康、舒適…….有關的研究上。只要不為虛名,和台灣利益有重大意義的,花多少錢都應該。行有餘力,當然我們要支持一些看似沒有實用價值的研究,文、史、哲,或者科學都一樣。我們要留住已經在台灣的知名學者,以願景不是以金錢;我們要支持有潛力的學者,已經在台灣的,或者想來台灣的,提供他們相對舒服的生活和研究環境。

  認真去做,不必掛心國際學術地位排行榜。我們先要確實瞭解,台灣真正需要的是什麼,並且以此擬定台灣獨特的、與眾不同的學術研究方向;目標、方向確定,接下來,找人、編預算就不難了。名次是好學生的回憶──他們在小、中、大學一直名列前茅,以為那就是美好的東西;長大成名後,成了刻板印象。其實,那是虛榮心;他們不明白。現在,他們要以名次挑動大家的不安,千萬不要被迷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