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居筆談 2009/11/06
   

   
改天再續談我的讀書故事。今天講“應酬話”。
我不喜歡參加派對,也不喜歡出席飯局。為什麼?我不善講應酬話。不講應酬話,又不愛聽應酬話,很自然,你會覺得你在聚會中被漠視、被孤立了。我認為講話,要麼不講,要麼講點有意義的;浪費時間在膚淺的、似是而非的、沒甚內容的話題上,實在不值得!一吋光陰一寸金哪!
    相反的,我的太太喜歡朋友,喜歡熱鬧,她講應酬話,也欣賞別人的應酬話。每一次應酬回來,她都會講一些有趣的讓我分享。
一日順,二日順,天天六六大順!
一日好,二日好,天天招財進寶!
順天,順地,順人意,今年又賺八百億!
    講這則順口溜的女士很有心得地說,講吉祥話,自己高興,別人也舒服。下面這則也是這位女士提供的,以台灣話說出來更溜口。
吃水果,得好報!
吃水果,得財寶!
哪飲,哪醉,哪富貴!
    應酬話加一點點意義,就像食物添一點點調味,會更受歡迎。下面一則形容老態的台灣順口溜,我也是在餐桌上聽來的:
站著全代誌,講著講過去;
坐著就哈氣,隨講隨未記;
躺著睏未去,看到便所就要去。
    下面這一則順口溜,原產地是中國大陸。在台灣的餐桌上,常被提起。
老婆是電視,情人是手機。
在家看電視,出門帶手機。
破產看電視,發財換手機。
偶爾看電視,整天玩手機。
電視終身不收費,手機欠費就停機。
    順口溜豐富了應酬話的內容。健康也是應酬的好話題。有一次,到屏東作客,主人雖然是政治人物,但是不清楚我的政治傾向,便以健康做話題。他告訴我許多草藥配方:從治療心臟病、糖尿病、頭痛到醫治腳氣病、氣喘、感冒等等,幾乎每一樣病痛,他都有立即有效的配方。我們有了愉快的晚餐。健康的話題,印象最深刻的,那是我在山東青島的一家豪華餐廳聽來的,我轉述這則故事不下一百遍了:
秦始皇統一了中國。接著,他要長生不老。他把全中國的老人都找來,請教長生不老的秘訣。
第一個老人回答說,“飯後百步走,活到九十九。”
問第二個老人,他說,“吃飯留一口,活九十九。”
問第三個老人,他說,“老婆醜,活到九十九。”
    李敖從不出席朋友的婚喪活動。但是他還是有許多社交場合,不能免俗,要講一些應酬話。李敖的應酬話有趣多了。他講歷史小故事,講名人軼事,也講他媽媽的小瑣事。他媽媽活到九十七歲的高齡才去世。她有什麼健康的秘訣嗎?李敖說,沒有,她從不運動,整天不快樂,吃發霉的水餃……
    嘲笑政治人物,也是酒席上的好話題。
    下面這則笑話,你必須確定沒有深綠色的人在場才能講。
一位小學校長在校園巡視。他遠遠看見一位老師在體罰學生,他趕緊跑過去阻止。
校長說,“你為什麼處罰這個學生呢?如果他平庸,以後他將像你我一樣,在學校教書;他頑劣的話,未來他將是企業家,學校的大額捐款要靠他們。”
老師回答說,“他既不平庸,也不頑劣,校長,他愛說謊話呢!”
校長說道,“那更不得了啦,他日後會是大總統哪。”
    下面這則笑話,你也只能在沒有馬英九粉絲的宴席上講。
愛因斯坦站在天堂的大門前,天堂的守門員問道,
“憑什麼你能進天堂?”
“我是愛因斯坦。”
“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冒牌貨?”
愛因斯坦於是在黑板上,寫滿了一面莫名所以的方程式。守門員說道,“大概錯不了,進去吧!”
下面一個是帕華洛帝,守門員同樣要求他自我證明。
帕華洛帝高歌一曲之後也進天堂了。下面輪到的,守門員問他,“確定你是馬英九嗎?”
馬英九說道,“出一個考題吧。沒有考題能難倒我的。”
守門員說,“據說,台灣開車的人都在抱怨,每到周末,高速公路就像是大停車場,你同意嗎?”
馬英九回答道,“那不是我的錯。他們為什麼不搭高鐵?”
守門員點點頭說道,“不錯,不錯,你就是馬英九。”
於是馬英九也進了天堂。
    聚餐中講的話,不必認真:是杜撰的,是改編的,還是聽來的;也許你已經講過一百遍了,但是不必在意對方是否已經聽過一千遍。多背,多聽,會增加你應酬話的題庫。多講會熟練你的技巧。應酬話、客套話是人際關係的潤滑油。我七十多歲了,才明白其中道理,實在有夠笨。成熟真不容易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