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居筆談 2009/11/02
 
 
        今年年初寫了一本小說,《猴王:孫悟空的童年時代》,一個月前出版;裡面有三個句子,我蠻得意的:
  • 談天而不言不及義,肯定他們之間不會是好朋友。
  • 在天國,大家都有共同的苦惱,苦惱沒有煩惱可煩惱。
  • 美女而溫良恭儉讓,能嫵媚嗎?美女而不矯揉造作,能動人嗎?
        一本十萬字的小說,只有三個得意的句子,太少了吧?